布衣书局 > 布衣论坛
《书楼寻踪》背后
作者:futuremw 提交日期:2014-10-27 16:49:44
    初雪,刚读过韦力先生《芷兰斋书跋初集》《芷兰斋书跋续集》,这两部芷兰斋书跋装帧确是素雅,内容丰实,于各藏本传承脉络、藏家身世及学识,以及书房故事,都详实道来,很见韦力先生版本方面的功力,不觉惊羡那些斑驳的旧籍,也仿佛可以照见古来爱书人的身影。 
    
    韦力先生说:“由于对藏书的爱好,爱屋及乌,对藏书楼变得也很感兴趣。”于是,结伴陈景林先生,踏上了寻踪书楼的苦旅,尽管《书楼寻踪》确不如许多作家的旅记,但想来也不能苛求。一座座藏书楼,伫立于历史的烟尘之中,眼下又有多少人去关注它们的兴衰机遇呢,历尽劫波,善始善终,对于书楼而言,已是一种幸运。 
    
    从浙江的曝书亭到山东的抱璧堂,可谓纵横万里,历时有年,从韦力先生藏书的过程,才明了先生一颗痴心。我甚至在想,过尽千帆,这些书楼,或繁华,或整修,或倾圮,或荡然无存,然而在藏书人的心里,总是有一座精神的书楼,亘古不倒,历久弥真吧!在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一面是藏书人、读书人沦入无底,吃淡饭,住陋店,身为书奴,为藏书受累受苦,备尝酸辛;一面是地主土豪往达仙乡,抢精刻,攒典籍,附庸风雅,装点自家门面,粉饰太平,试问:读书的种子真要绝了?中国梦又该被涂抹上怎样的颜色? 
    
    韦力先生笔下的藏书楼,大多早已没有藏书,移作他用,只有先生还在用心考据有关书楼的荣与枯,人与事。“在整个参观过程中,除了我们一行三人,再没有见到一个参观者……也可以看出社会所普遍追求的亦与之大相径庭了。我不懂这种现象究竟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对传统文化的扬弃?”先生慨叹,再想想近年,“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我想每个爱书人心上都曾感到一种前未有过的切肤之痛罢。 
    
    《芷兰斋书跋初集》写到:韦力先生与天堂伞集团老板王杭生的“拍场争锋”,初以为书被王杭生所得,势将侯门一入深似海矣,后竟于拍场廉值得之,失而复得而喜不自胜。而拍场之上,曾有人与韦力竞拍某书得手后,因价格过昂而后悔,旁人劝曰:“你连韦力都干掉了,还有什么好后悔的。”先生闻此言以至无语,他人之意气,令其白白失去好书若干,纵有所得,亦多属惨胜。然道挣钱之艰,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读来亦令人唏嘘。 
    
    每每有人自诩大中华巍巍,五千年文明,然而回望一下,大抵值得我们骄傲的惟有先人的功绩簿。钱老问温总理: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我们多希望中国教育借三中全会东风,真正来一次彻彻底底地改革,改头换面,让教育不再高举产业化的大棒,不再挥舞标准化的旌旗,让我们的孩子、青年尽情享受读书的快乐。 
    
    满世界的孔子学院可以休矣,与其热脸贴上冷屁股,又何必赔钱赚吆喝,况且哪来淘弄这么多精通国学的老师?五洲四海遍地孔夫子的信众,不是荣光,实乃讽剧。“人之初,性本善”“弟子规,圣人训”声声入耳,这原是我们过去开蒙的东西,如今倒去开化黄发碧眼的老外,真是凑趣儿(君不见“汉字英雄”类节目收视奇高,连母语之写字尚不过关岂不笑话,还劳什子过甚英语四级、六级,简直误尽苍生)——如果把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用在保护我们的古籍、书楼,关爱我们那些偏远山村读不起书、上不起学的孩子,又该多好。 
    
    “江南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看罢韦力先生《书楼寻踪》,又想及先生寻访故迹的遭遇,不免心痛。在这个飘雪的冬日,想想,又有多少旧书楼默无声息地湮没于江南的歌舞暖风之中,且饮一杯,还酹读书人一片绵延至今的痴情。 
    



©版权所有 2002-2019年 布衣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