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书局 > 布衣论坛
布衣暖,书墨香,相识情谊长
作者:caifeng 提交日期:2017-04-13 13:51:52
    布衣暖,书墨香,相识情谊长
    
    入局很晚,2011年底看到“布衣暖,菜根香,淘书滋味长”,“情窦初开”便楞头愣脑冲到书局里,买的第一本书是《未济诗草》,签名钤印还是仿蝴蝶装,随手放在书架上好几年都未曾宠幸,待想到时,早已香消玉殒黄斑上脸。
    
    买了书大概就算了是入了坑,书局网站简朴,既无黄金屋也无香如玉,深夜值班无聊之时便爬楼细看各位尊老的大作,虽说看不太懂,但也咀嚼有味。最饶有兴致的,却是各种日记,聊漏、聊坑、聊人,嬉笑怒骂人情世故,有趣有情,虽是比特字节隔了屏幕,背后却幻想出众人围炉畅谈的情景。
    年资浅,又非中文专业打底,经常浅看辄止,待后来各位大佬也沉寂江湖,抑或是拼杀拍卖圈,书局的论坛沉寂下来,胡局偶尔来点缀几朵浪花,不过几日也归于平静。有了微信群之后,迅捷的信息流冲击了古板的论坛,偶尔会登录搜索下书的版次信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很长的时间里,我以为胡局本名就叫胡同,三十年代是网名,好几年买书下来才在快递面单上看到胡彬,大概我真当不了文化人。胡局是个轴且厚道的生意人,且不说令电商汗颜的售后,单单是快递包装都能令人瞠目结舌,换成江浙我辈,也觉得过于不计成本,但他还能慢条斯理的讲出一大堆生意上的道道,这便是过人之处,或许那圆滑的镜片下闪烁着书贾的“狡黠”,我是妄自揣度,希望局长大人见谅。
    
    我不是合格的顾客,数年下来,只参拍过三次,一次还硬生生被我违约,胡局也不恼,爽快取消了订单,这大概也加重了我的心理负担,虽然交了有底的押金,看着大佬们脸红脖子粗争夺一本好书时,我只能想想静静,想想荷包,安慰自己围观也是一种乐趣。买新书买的勤,看到“毛边”、“签名”、“钤印”、“限量”之类的字眼就管不住手,心甘情愿被剁,迷黄裳、迷扬之水、迷辛德勇、迷韦力,买的越多看的越少,如山倒如抽丝,心眼高了,荷包瘪了,夫人唠叨多了,落到最终书架不够用了,看看装帧,摸摸书衣,也当是过眼录。不曾变化的还是胡同的书局,详尽的书影,一丝不苟的介绍,刻板不马虎,落得顾客一份舒心和安心,有时倒觉得胡局不像是当家人,倒像是掌柜,四四方方都照顾着,不冷落了生客,又招呼着熟人,随时又要接着售后的话茬,偶尔遇到一两名较真的主,还得赔个笑脸搭个小钱,回头把不愉快暗自咽进肚子里,作为买主我是举双手欢迎这样天真的卖主,作为朋友真想劝他一句何必如此认真。
    
    三月下旬进京赶考,抽空倒地铁去潘家园参观布衣书局,胡局等我过了晌午,见面长聊,没聊书,聊了些工作、学业、企业经营、经济走向,多半还是聆听,胡局一脸仁厚,语速较快,主见强。聊完他特意请客吃饭,又聊了两个小时,酒足饭饱才告别,估计还影响了他下午的工作,真真有些内疚。
    
    拉拉杂杂,词不达意,博大佬们一笑,骗一本笔记本罢了。不过还是想说句吉祥话,希望布衣书局长长久久,暖香得益,落地开花,祝胡局多赚钱,少烦恼。
    



©版权所有 2002-2017年 布衣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