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书局 > 布衣论坛
贩书日记(2017年12月)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03 13:21:08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03 13:21:49
    最新发布的看这里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晴
    
     还有10分钟到周三了,开始写今天的日记。趁着脑子还没完全糊涂,写完明早同事就可以做公号了,不必等。
     晚上一直在加班,跟物业老C打了招呼,让他宽限我一次,到了10点半才关灯。这时候我已经筛选了80种签名签赠本等待上有底。出门有点冷,想想时间,准备打个的,犹豫了几次,还是打了一个,这样快点到家,赶紧上拍完毕就能睡觉了。上拍到后来才发现有5种线装影印本混在里面,还得再选5种签名签赠本,好在还有的选,就凑进去了,80种,只有2个是底价不是10元,其余的全部10元起拍。这一场是有底拍288期,开场的5种全部是谢其章老师的著作,从2005年到2016年,后面相对应的有5种姜德明先生的著作,从1996年到2002年。这期里面最有意思的大概是胡绳签赠史铁生的那册小书,这是两种非10元起拍者之一,另外一种是限量本的皮面董桥。
     上午都在弄图,不对,不是“都”,光是我就还做了很多别的事情,比如催款。最近钱紧,还赶上老有人卖书,这不能不去,上午又转给小飞一笔款,他早上就出门了。给他钱之前,才把房贷交了,都是一个赶一个。那就赶吧,一个一个想法子解决。
     老丁今天又来北京了,他告诉我的时候,已经从西站附近坐上了52路公交车,我说我这里计划下午还要去税务,他说他就来坐坐。11点多的时候,他到了,我正在跟几位同事说昨天修的一批图片存在的问题。他带来豆腐干和几个梨,以及一袋枣。我把代他买的一本书和他拍到的两套拿给他,他因为赶着要返回西站,准备坐2点的火车,不肯一起去吃饭,就泡杯茶聊了一会儿天,12点半他就撤了。送他出门的时候,会计来了。说了一下税务的事情,原来计划午饭后就去,但是现在看,事情一堆,走不开,就改个时间吧,别搞得这么匆忙了。我继续留下来对今天完成拍卖目标有好处。
     今天又拆了两个委托人送来的拍品,一位是把他积攒的关于古籍的一批书发来了,有些品相不好,我跟他打了招呼还是撤了,我跟他说“老、少、好、新”,要上有底,这四个字里面至少要占两条,换通俗点就是:年头长、存量少、内容好、品相佳,这四个,至少得有两条要够上。当然,不管是哪个,如果品相太差,都会大打折扣。不能一味降低有底的门槛,否则最后就变成另外一个“一元拍”了。等到我扫描图片的时候,我又剔除了几种,没办法,不下狠心,最终会把有底害了。
     明天这边要又清查消防隐患,我干脆让库房的人放假了,省得自找麻烦。
     午饭和晚饭都吃了老丁带来的东西,豆腐干为主,晚上又加了一把枣。到家又吃了根香蕉,喝了一包牛奶。幸好早饭去吃了清真的那家,一碗豆腐脑一碗豆浆,俩烧饼,五块九。
    今天被笑话几次:早上因为想要咸菜,被一位就餐的老者笑话了:不是有豆腐脑带卤的,还要咸菜?晚上打的,我说我觉得冷,不想走回去了。司机师傅说:跑回去就不冷了。
    这笑话,比外面的天气还冷。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03 13:21:52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晴
    
    早上开了一个长会,很长,几乎一上午,事情很简单,几乎算是老调重弹,就是流程。我以最近的一桩事情为例,指出不按既定流程走,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讨论就是:有底库房如何像一个正规的库房。目前的库房因为面积有限,基本是由我代管,我按照我熟悉的方法来排架和找书,虽然99%的时候都能够完成,但是总有1%的例外让人恼火。偏偏我这个人有事放不下,比如一个订单里面有一种书找不到,我几乎就无法进行其他的工作,非要找到才能安心,结果往往把正常的计划打乱。最后还是贾松说他可以做好有底的库房管理,并提出了他的想法。我这个人现在做事谨小慎微,一定要求有一个落实在纸面上的东西,最后讨论出一个方法才作罢。其实大家最后统一的认识就是:空间不足,施展不开,真想正规,只能等到地方有了。
    午饭我还是土豆丝饼两个,小贾买来的。我跟自己说了,只要坐三轮来,中午就不出去吃,能多简单多简单,得把三轮车的费用变成中午的饭钱,心里平衡一点。
    昨天没吃成的聚散,今天开完会就说好了,地方是我选的,劲松的眉州东坡,去过多次了,至少味道有保障,还有一个包间。定好了时间,下午6点钟到。今天教会了小月上一元拍,自己上了600种,到下周五了,实现了我们上七天压七天的目标。现在所差的就是有底了,有底什么时候也能上七天压七天,就算实现小目标了。
    小飞开完会出门,去收了一家的书,不多,回来路上去了另外一家。这家是一位70岁的老人,他2005年知道布衣,十多年过去,想处理自己的藏书的时候,又上网搜了一下,布衣还在,这半年多都在看贩书日记,电话中连小飞的体重都能说出来,可见是看得真细。他说有他父亲民国时代购买的一些书籍,他自己也有一些书,因为白内障手术等原因,所以不准备继续留着了。我说如果能够有底资格的,我可以代为拍了,不够的,我们就作价收了。小飞到了,跟我来了电话,说书都收拾好了,但是因为时间紧,我建议先把民国书部分作为有底代拍品取回,收购的下次再说,这样的话,如果拍的好了,他能多一些回报,有底也很少能遇到一次800册民国书的机会,可以丰富一下品种。小飞回来的时候,我们大家已经出发去饭店了,我让他带了两瓶白酒来,他特地嘱咐一句:点碗面。到了之后就找吃的,原来早晨起晚了,没吃,中午赶着去收书,没吃,下午……就到这点了,一天吃这一顿。
    这顿饭吃的挺热闹,说了不少话,酒也喝了一些,菜上了大概20多个,红包也发不少……大家很开心。这次他们要合伙请我,没让我掏钱。大家各自散去的时候,我跟小飞一起坐公交去了,到我们家附近下来,路边坐了一会儿。风一吹,酒上了头,不由得朋友圈发起感慨来:
    还有一个月,布衣就十六岁了,平心而论,布衣除了还活着,还有一些挺努力的同事,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夸耀的。
    20年前,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经常用李白的一句诗来安慰自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20年以后,还能想起这句话而已。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03 13:21:59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晴
    
    早上没起,躺着,看了《天才枪手》,是挺好看,据说小成本制作,演员也不是什么知名的,但是好看就成了。娱乐首先得能娱乐,就如同《我爱我家》,不见得有多少高度,但是能看得进去,不讨人嫌,这个看似初级的要求8成的片子恐怕都难以达到。晚上到家做一元拍订单的时候,因为陆续结束,最晚的是9点40分结束,所以就开了电视,十多天没打开了,动作频道放的是《长城》,国语版的,让这个本来就假大空的片子进一步减分,那叫一个难看,不过其他几个电影类频道的也都那样,就没换台。大导演和一众明星,连老外的名角都叫上了,还这么难看,这么糟蹋钱和直白地上政教课,实在是坑人。当然,我能坚持没换台,说明也忍耐力也非常强。
    11点半前才到公司,昨天上海的书友cicerone约了要来布衣小坐,他来北京之前就已经约过。今天下午要飞机返沪了,来看看我这位天涯时代就“认识”的熟悉的陌生人。我下三轮的时候,看到前面的出租车上下来了一位,我感觉应该是cicerone,因为这地方虽然也人来人往,但是感觉上还是有差别。喊了一嗓子,他没听见,我觉得别太冒失了,继续走在他后面,在微信上发消息问,没回复。干脆电话,他接起来的时候,我在他背后喊:崩接了,我在你背后呢。虽然没见过面,微信上交流不算少,因为他也买我们不少书,所以到了地方,领他看看办公室和库房,就到我屋里坐着聊天了。天南海北聊了不少,好在现在这块有地能坐下俩人喝茶,还能晒着太阳,相对舒适,唯一不舒服的估计是那椅子,太正经了。聊了俩小时多,1点了,去吃饭。他看到对面的驴肉火烧,提议就去这家。到跟前一看,撤店了,正在往外搬东西。隔壁的面馆也休息了,不知道是不是又开会的缘故,这一溜全部歇了。往东继续走,黄寺卤煮。走到一看,好在这家还没关门,吃了一个酱肘子,一个酥带鱼,然后一个凉菜,几角饼,两瓶普京,又说了会儿话。看看时间不早,他朋友要来接上他去机场了,我们起身回去了。坐下换茶喝了一口,他朋友来,送到门口,我回来了。
    小飞早上又出门收书了,还是老熟人那里,等我跟cicerone去吃饭的时候,他刚回来,把书分拣了一下。等我吃完回来,他已经分完了。我们俩到楼上有底库房,实地琢磨了一下,到底这个库房如何能够交出去,让他们去管理?最后讨论的结果,觉得还是暂时忍着,由我继续先管着。我今天把周五的订单做了,把需要催款的有底订单挨着去发了消息,还是比较有成效,周一够他们忙活大半天了。既然临时交不出去,先凑合着由我弄,那么我就按照我的习惯把库房已经拍出去的书重新排列了一下,以保证能够尽可能快速地配好订单。等到有空间了,再交出去,由他们按照我们议定的方法去逐渐正规化,条理化。不过有一条还是要提前保障,就是代拍的东西,每天晚上都集中到有底库房去,哪怕麻烦一点,安全第一。
    小王一直在这里加班,一整天,他说搬家耽误了复核,他想今天赶出来。到晚上8点多,也没弄完,所剩不多,周一处理了。
    今晚特殊,有拍卖图录的一元拍,100种,纯粹是为了腾地方,所以卖多少已经不在意了。当然,在朋友圈的整体宣传还是有的,群里也发了一次,就这么着了。
作者:光明书店 提交日期:2017-12-04 09:04:59
    美国平民创业家,沃尔玛创造者,搞了十七年杂货店,中间有2年还跑离主航道去搞房地产,亏了二万五撤出,可能他的小店收入让他觉得太少才去搞。当大公司的折扣店大潮兴起,他难成气侯的小店面临灭亡危机,他不想坐以待毙才压上全部开了笫一家沃尔玛型(小镇大店)新店,运气好,加上十七年经验积累,一路茁壮成长。早期近二十年的经历实际上成了日后发展的根基。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04 12:34:52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晴
    
    今天没叫人加班,对于我来说,算是难得了。因为我计划是上三场有底拍,一个人,没人打扰好干活,因为同事来的话,得准备她们能干的活,这下我就管自己好了。我问了一下,小飞说他在家里面,如果有图,可以发给他去修。大半天下来,也没找他,有几个图有点小问题的,我自己修了。
    花三个小时,上了40种线装书到周一晚上,算有底拍282期,又花了两个小时,上了30种刻本古籍到周二晚上,算有底拍283期,这一来一去,就到下班时间了。
    今天打了几个电话,都比较长,半个小时的都算是短的,有些事情问问清楚,便于宣传的时候用。
    小王叫了小飞,加上我,三个人去吃串了,喝了不少普京,最后的话题都是围绕到底12月份,有底拍要完成什么样的提升。我说还是降低标准,先保证每周400种的数据完善,这数据从过去的单纯指文字,改为文字加图片,就是我拿来就可以用,直接能安排专场就拍了。睡下,还是12点过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那种昏沉沉的感觉。小飞今天不到10点就瞌睡了,坐着几乎睡着,都有点累了。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10 20:05:48
    贩书日记(2017年12月4-10日)
    
     这一周,生活好像混乱了,各种节奏都被切断,日记因此也没写,这周要结束了,我来写几句,算是给这个周一个简短的记录。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没开会,大家干活。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会做公号的两个人都请假了,促成了日记没写,公号没发。昏昏沉沉一天,几乎睡着,勉强撑过去了。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仍然昏昏沉沉,但是考虑到今天是与孔网约定好销售《觅曲记》的日子,我们数据和钤印工作还没完成,就坚持到班上,把这事做完了。《觅曲记》精装毛边本下午4点半开始销售,去掉十多册钤印失败的,能拿出来到微店销售的也不过180册,当天订出了。这次的印章较大,印泥似乎又太干,换了一款还是不好。我在销售数据里写了“效果较差”,有朋友看见了,提醒我是否应该改为“不太好”之类更缓和的词?我说的确是“较差”,还是实话实说吧,希望购买的书友们都能看到我这个词。
    下班后给钟芳玲老师微信请假,不去参加晚上的活动了。她电话过来,我不好意思不去了。到蓝色港湾的西西弗书店,今天是钟芳玲老师《书店风景》20年纪念活动的最后一场,她约请了一众业内的朋友,我准备找个角落躲起来,没成。首先被程三国先生叫住说话,忘记了他是谁,极尴尬,还好,他的头发几乎全白,这成为了我的一个理由。钟芳玲老师讲了她这段时间的国内之旅,分享许多照片和感受。然后叫了若干朋友上台讲话,9点钟的时候,我正准备发有底的红包,被她点名,上台颠三倒四地说了几分钟(每人应该2分钟),下来被大家笑说有“脱口秀”潜质,可以改行了。等到回家有底已经结束,就没看了。
    今天社区的安监跑来楼里清查隐患,布衣有幸被查,自然不合格,开了检查告知书,要求整改。先让小飞去买了10个灭火器来,其余的要陆续再说。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上午小飞出门收书,我们剩余的人开会,问大家觉得布衣是否应该主动搬迁,而不是被动等着“被搬迁”?全体通过。午饭时我去了垡头,见房东和他太太,当面陈情,请他们允许我按月交房租,而不是按季度,如果寻求到合适的房子,马上告知他们并缴纳一定的罚金。这边的物业,我也打了招呼,因为办公室这边的被检查到的那间,也属于我们应该主动搬迁的范围,他们也表示了理解。双方都不能打保票,办公室这边说的是“不拆的可能性大”,垡头那边说的是“怎么也得明年五一后”了。随便问了网上一家做仓储租赁的中介,对方听说是“图书”,马上表示存不了,严查各种易燃品仓储。恐怕只能去河北了。
     原本10点开始销售《觅曲记》布面精装本结果到10点半才发出来数据。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这几天经常与小王一起吃晚饭,少不了喝普京,原因开始是他看我状态不好,请我喝酒解乏。昨晚是我觉得有底断断续续,有违我当初承诺请酒道歉。
     今天的饭还是没正常吃,这是本周的常态,弄了一天的图片,晚上只上了60种文史旧书就到9点了。预备明天上到100种,周日加班再上周一到其后的。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今天小王约我和小飞午饭时间去他家小聚,算是给他的新家温锅。约定1点,小飞来晚了。3个人24瓶燕京,晚上7点半收场。
     原来打算明天加班的阿潇不来了,我问了小红,她也有事。明天再说吧。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躺了一天,半睡半醒,看视频多。晚饭时间才出去吃了饭,今天第一次出门,开电脑写日记,日记变成了周记。每次日记断掉,都是布衣有大变动的时候。这次没去加班,算是给自己彻底放假了。
     昨天饭桌上我表示了:下周开始,我把有底的数据加工完全交出去,负责收货和上拍,其余的全部交给小王带团队做。不松手,大家永远也不能真正长大,是时候交出去了。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11 22:48:48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晴
    
     昨晚早早睡了,大概躺下的时候是9点,睡着是11点,算是早了。为的就是今天能够按时起床,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没错,正常人的,我把手机闹钟定在了7点,这个时间起来,一个半小时后上班,应该都从容了。一夜多梦,大概是白天警匪片看多了,晚上梦里也用手扔出了一个火箭筒,厉害吧。我在梦里想,完蛋了,军火都扔出去了,这辈子不用想踏实过日子了。
     好在只是一个梦。7点,准时起来,洗脸刷牙,扫地拖地,因为有小猫,这事没办法不做。给它们把猫砂换了,这次能干净几天,下次要换猫砂品种,不然灰尘太大。这一周我完全没理会它们,由着它们折腾了。试着开放了一次通道,结果晚上回来就发现把壁纸咬烂了,还是关闭了,让它们就在客厅和阳台玩儿吧。
     7点40分出门,吃老家肉饼,豆浆鸡蛋和三个小肉包,吃完匆匆出门。给老家打了个电话,上周几乎没联系,妈妈有意见了。虽然可能没什么事情,但是走在路上说说闲话,大家都少点挂念。
     到公司只有老王来了,其他人没到。我到楼上,开门开窗通风。开始准备干活,等几分钟,除了小马堵在路上,其他的人应该都到了,开会半个小时。先检讨我上周的状态,耽误了三场(周四周五和今晚)的有底拍,很不应该,让大家的目标完成增加了难度。我自己许愿:在有底拍没有达到前7场(在拍)后7场(待拍)的时候,我戒酒了,哪怕到了元旦和年初的布衣十六年店庆,我都不喝。另外,我决定退出具体的工作人员岗位,让有底的几位自己努力,我直观给他们找书拍和最后一关,分专场上拍。这是个美好的理想,昨天小王也说,努力实现。我也有信心,认为应该可以了。
     不过老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事情总是这样发展的。今天很现实,拍卖一个还没上,但是一堆书等着弄图片。今天让小王的团队暂停一天录入新的拍品,全力上图,阿潇继续拍照,我还是扫描,供应三个人修图上图,一直弄到下午3点多,才算速度降下来。到下班的时候,后台已经有486种数据,按道理,直接可以拿来使用,我只管上拍就好了。三位同事拖晚了一会儿,上图和做公号,6点半才走。然后我开始上拍,一个小时不到,80种文史类旧书就上到了明晚,作为有底拍第286期。今天才发现一个可笑的事情,居然昨天晚上的拍卖中,60种书,有两种是重复的,今天书友提示后,我才注意到。这两种又上到明晚的拍卖中了,偏巧都被一个书友拍到,我劝他退掉了重复的,因为他也不做这个生意,留着钱买其他的书好了。又花了一个半小时,上了60种古籍影印本到周三晚上,作为有底拍第287期,这个还没等编号,物业就来催着下班了。这批主要是影印的《四库全书》,补了6种其他的影印古籍到其中,个别品差的图片都上完之后还是撤拍了,一是闹心,二是容易有纠纷。
     今天做公号的时候才发现,一元拍的宣传只做到7号,后面的都没做,周六忘记还有拍卖了,结果100种拍卖图录才拍出310元,这价格不如卖废品来得实惠。全场大部分是1元和4元,1个7元,2个13元。
     本来是安监来复查的日子,结果没等来,中午一打听,来了,没到我们这里来。那防爆灯什么的也得换,跟物业打招呼了,帮我们买去。楼下的小红帽是他们现在重点清查对象,我们这里就被遗忘了。问了一下中图网的杨宏宇,他说他们的库房正在往涿州搬,好在他们库和办公室始终是分离的。
     早上还要把订单这事交出去,不过小马来晚了,开会的时候她不在,没来得及跟她说。下午她又去双桥了,发票用完了。排了一个小时的队,等到了,发现有问题。去八楼问了一下,说要法人去一次。法人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对了,今天出门吃中午饭了,大盘子的一荤两素,11块。晚上本来是计划早早吃完,然后走回家去,甚至于还溜达一圈儿,因为今晚没有底拍,可以不必在8点半的时候开始刷屏。没成想,9点多才走,路上买了一把香蕉,说是涨价了,花了15块。到家这不就开始忙着写日记,不然明早就被动了。
     趁着没喝酒,又没吃饱的时候,记得事情多点,大约写写,就快超过上一周的“周记”了。
    
作者:胡同 提交日期:2017-12-13 00:30:15
    贩书日记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晴
    
     还有10分钟到周三了,开始写今天的日记。趁着脑子还没完全糊涂,写完明早同事就可以做公号了,不必等。
     晚上一直在加班,跟物业老C打了招呼,让他宽限我一次,到了10点半才关灯。这时候我已经筛选了80种签名签赠本等待上有底。出门有点冷,想想时间,准备打个的,犹豫了几次,还是打了一个,这样快点到家,赶紧上拍完毕就能睡觉了。上拍到后来才发现有5种线装影印本混在里面,还得再选5种签名签赠本,好在还有的选,就凑进去了,80种,只有2个是底价不是10元,其余的全部10元起拍。这一场是有底拍288期,开场的5种全部是谢其章老师的著作,从2005年到2016年,后面相对应的有5种姜德明先生的著作,从1996年到2002年。这期里面最有意思的大概是胡绳签赠史铁生的那册小书,这是两种非10元起拍者之一,另外一种是限量本的皮面董桥。
     上午都在弄图,不对,不是“都”,光是我就还做了很多别的事情,比如催款。最近钱紧,还赶上老有人卖书,这不能不去,上午又转给小飞一笔款,他早上就出门了。给他钱之前,才把房贷交了,都是一个赶一个。那就赶吧,一个一个想法子解决。
     老丁今天又来北京了,他告诉我的时候,已经从西站附近坐上了52路公交车,我说我这里计划下午还要去税务,他说他就来坐坐。11点多的时候,他到了,我正在跟几位同事说昨天修的一批图片存在的问题。他带来豆腐干和几个梨,以及一袋枣。我把代他买的一本书和他拍到的两套拿给他,他因为赶着要返回西站,准备坐2点的火车,不肯一起去吃饭,就泡杯茶聊了一会儿天,12点半他就撤了。送他出门的时候,会计来了。说了一下税务的事情,原来计划午饭后就去,但是现在看,事情一堆,走不开,就改个时间吧,别搞得这么匆忙了。我继续留下来对今天完成拍卖目标有好处。
     今天又拆了两个委托人送来的拍品,一位是把他积攒的关于古籍的一批书发来了,有些品相不好,我跟他打了招呼还是撤了,我跟他说“老、少、好、新”,要上有底,这四个字里面至少要占两条,换通俗点就是:年头长、存量少、内容好、品相佳,这四个,至少得有两条要够上。当然,不管是哪个,如果品相太差,都会大打折扣。不能一味降低有底的门槛,否则最后就变成另外一个“一元拍”了。等到我扫描图片的时候,我又剔除了几种,没办法,不下狠心,最终会把有底害了。
     明天这边要又清查消防隐患,我干脆让库房的人放假了,省得自找麻烦。
     午饭和晚饭都吃了老丁带来的东西,豆腐干为主,晚上又加了一把枣。到家又吃了根香蕉,喝了一包牛奶。幸好早饭去吃了清真的那家,一碗豆腐脑一碗豆浆,俩烧饼,五块九。
    今天被笑话几次:早上因为想要咸菜,被一位就餐的老者笑话了:不是有豆腐脑带卤的,还要咸菜?晚上打的,我说我觉得冷,不想走回去了。司机师傅说:跑回去就不冷了。
    这笑话,比外面的天气还冷。
    



©版权所有 2002-2018年 布衣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