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书局 > 布衣论坛
梁文道:时代是会变的,春天不远了
作者:khanduan 提交日期:2006-02-02 12:45:50
    梁文道:时代是会变的,春天不远了 
    
    
    据明报报道,「时代潮流,浩浩昌昌」,自从中共建政以来,这八个字就一直出现在异见分子的口中,预言中国共产党因为违逆时代大潮,很快就要倒台。89年*六*四之後,每一年的*六*四纪念日也都有很多身在海外的民运分子把这八字真言挂在嘴边,说共产党明年就要完蛋了……然後每一年再重复上一年的预言。为什麽中国这样的专制政体还不崩溃?为什麽「时代潮流」不像有些人所想像的那麽强大?这已经是个学术界热中解谜的大难题了。很多人指出,今天的中国政府把它的统治合法性建立在高速的经济增长之上,只要中国继续保持它惊人的经济成就,共产党就不可能瓦解。
    然而,正是因为如今「和平崛起」的中国要拼经济,我们才真正看到「时代潮流」的庞大力量,它不会令中共垮台,但它一定能迫使中共改变它的统治方式,例如改变它控制媒体的程序和手段。我知道,这时候说这种话很可笑。因为《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在农历年前才被迫停刊,此前分别还有《新京报》与《南方都市报》的改组;最近又传出了《断背山》与《艺伎回忆录》被禁止上映的消息,而声称「绝不做坏事」的Google则为了进入中国甘愿自行过滤敏感字眼。这一切都在说明无论中国看起来有多开放多先进,它始终还是那个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全球排到一百多位之後的国家。我们用不质疑由共产党政府控制舆论与媒体的决心,但我们怀疑的是它还能控制多久,还能控制到什麽程度。我们不用再去和共产党争辩言论自由的理念问题,我们只需要去看它还可以怎样扼杀言论自由。换句话说,重点不再是应不应该,而是能不能够。
    
    余杰在他声援《冰点》及其主编李大同先生的文章中指出,《冰点》停刊是个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因为李大同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不但不沉默,反而公开反抗,既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还上书中纪委投诉。或许余杰太年轻了,不知道上个世纪的80年代也曾有过一份引领潮流的报刊不甘受压,奋起抗争;那就是钦本立先生主持的《世界经济导报》。89年4月,《世界经济导报》接到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的命令,要把刊登了「耀邦同志活在我们心中」座谈会摘要的439期删节改版。但是它的一群青年编辑拒不从命,照原样出刊。最後,这份名震一时,以擅打「擦边球」和敢说真话闻名的刊物,终於在海内外新闻界热烈的支持声中被「处理」掉了。
    
    可是李大同先生这回选择站出来,其效果和当年终究是大不相同的,因为今年是2006年,不是1989年。
    
    今年已经是2006年了,北京很快就要主办奥运,上海很快就要主办世博,「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走向中国」的美梦终要成真。让我们想像,如果届时再有一部《断背山》,再有一部《艺伎回忆录》,而且还是被禁止上映,这个世界认识到的是个怎麽样的中国呢?花了几十亿的浩大工程所带来的宣传效果,只要一两道简单的手序一两页的简单的命令,就能够完全抵销了。这两年来,中国媒体和学界大力提倡Joseph Nye所说的「软实力」,据说连政府也都打算把国家形象放进「和平崛起」的整体规划之中。那麽共产党到底懂不懂「软实力」来自哪里?又知不知道国家形象是如何形成又是如何破坏的呢?
    
    难道精明如胡锦涛就真的看不出当前中国形象种种「深层次」的矛盾吗?一方面中国是最爱讲「文明」的国家,满街都是「文明商号」「文明单位」;另一面却要龙应台教授公开叫阵和你讲讲文明说点道理。一方面在美国报刊大卖广告,告诉美国百姓中国来买石油企业绝无恶意;但另一方面则在众目睽睽之下整肃自己的报纸。难道中国政府就不知道在海外观察家的心目中,《冰点》和《新京报》等刊物的言论尺度才是中国形象的指标吗?它们愈是大胆敢言,人家才愈觉得你果然是个愈来愈开放愈来愈值得信任的伙伴。反过来,中宣部觉得中山大学艾晓明和袁伟时两位教授的文章有问题,不敢出来公开辩论,却倒行逆施地横加封杀,这岂不等於公告天下:「我就是辩不过人家,我就是没道理」?如此中宣部宣传出来的是个什麽中国?
    
    又有很多人把所有「反华」分子说成只是不认识中国,叫他们多点来中国自己亲眼瞧瞧。但你想一想,他们来到中国白天参观完各项伟大成就之後,晚上回到酒店房间上网,一大堆自己惯访的网页都开不了,他们得到的是怎麽样的认识?两岸开放探亲旅游那麽多年了,如今大陆又有这麽多的台商定居,为什麽台湾本土化的趋势依然有去无回?这是对祖国的认识还不够深,还是「因了解而分开」呢?
    
    今年已经是2006年了,中国政府也跟上潮流强调知识经济,主管教育的官员甚至豪言要办出世界第一流的大学。但是与此同时,即使是北大和清华等重点中的重点,学生们要上境外网站也是诸多限制速度过慢。他们寻找资料的范围要比香港的小学生还不如,花去的时间成本要比美国一所社区学院的学生还高。你叫这两家学校去和哈佛耶鲁竞秀,这岂不是个笑话?
    
    至於文化产业和创意经济,看到近邻的「韩流」甚猛,我们又怎能落於人後。所以中国各级政府也大力提倡文化产业,想方设法地推动影视娱乐工业。可是矛盾就在於过去全属国有的确是全部推出了市场自负盈亏,但同时又坚持各种各样不依法律没有明文的审查机制,这等於迫我们的文化产业绑起一只手在海里和别人比赛游泳,存活尚有困难,何求胜?想要兴盛文化产业,第一个必要条件不是政府给的优惠和补贴,而是自由的创作环境和开放的文化土壤。如今的中国政府却三不五时地就下文件不准电影低俗不许电台主持有「港台腔」,中国又怎能不成为韩国和荷李活的金矿?
    
    当然,政府可以选择性地禁止外国文化产品进口,就像它今天禁掉《断背山》一样。但是你只要走到内地任何一个城市看看,《断背山》的翻版影碟在哪里是买不到的呢?中宣部也可以禁止「境外渗透」,但说得上是渗透,你就防也防不了。牛津大学专研人权问题的Matthew Gibney,在他为「国际特赦」组织编辑的Globalizing Rights文集序言中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一个研究中国社会的美国人类学家告诉他,今天的中国人之所以爱谈「权利」,连犯人都懂得「维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美国的警匪电视剧看得多。那些剧集里的警察每回捉到犯人,都会高喊「你有权保持沉默……」,而犯人则往往回应「我要见我的律师」。如果害怕西式民主观念透过媒体毒害国人,以後是不是应该禁止报道任何国家的大选消息呢?
    
    今年已经是2006年了,中国的国势愈强,经济发展得愈好,它在媒体政策上的矛盾也就愈被迫近极限;无路可退,也不可能有比现在更好的控制手段。
    
    1991 年春节的大年初二,《世界经济导报》的张伟国被关了20个月後,终於放了出来。他去给他的老上司钦本立先生拜年,因病卧不起的钦先生对张伟国说:「失败不要紧,要紧的是有没有作为。我们又在一起了,像是在这里召开编前会,《导报》精神是不会死的。」今年是2006年,今天是丙戌年大年初四,我在这里向李大同先生丶卢跃刚兄及《冰点》周刊的所有编采人员拜年,致敬。「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时代是会变的,时代已经变了。
    
    梁文道 牛棚书院院长
    
    
    
    
    
作者:乡关何处 提交日期:2006-02-03 16:44:16
    天气确实暖和起来了。
作者:呜呼哀斋 提交日期:2006-02-03 16:53:51
    天气确实暖和起来了。在村口看见,余杰是条狗。



©版权所有 2002-2019年 布衣书局